商合杭:来来往往 各种各样

 用户体验     |      2020-07-25 12:34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丘眉

“各种各样的景观,各种各样的职业,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各种各样人物的特有属性——所有这些能组成无穷的组合、排列和变化。不是完善的蜂窝而是充满生气的城市。”刘易斯·芒福德如此描述他神往不已的《清明上河图》。

如果说商合杭高铁沿线揭示了未来中国的方向,那么,刘易斯·芒福德的“各种各样”是一个很契合的注脚。

城里的未来

6月30日,梅雨季的上海有了一个意外的太阳。

紧盯气象预报的上海居民们头一天就已经将家里堆积的衣物洗了晾了早早挂在灿烂的室外。城里的人们大多已经默认了新冠肺炎病毒要长期存在的事实,生活的表面还有些残余的忙乱,但更多的是在谋划准备着新的未来。

在疫情的叠加下,谁是新的未来?上海城里有两位新晋人物,一位是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人们说他的财富直追马云;还有一位叫李佳琦,财富与马云与黄峥都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显然就像这一天意外的太阳,更能挑动上海城里敏感细腻的神经。

李佳琦是一个男人,却收藏了4万多支口红,人称“口红哥”。6月29日,他引发了城里城外更大的关注甚至争议。这一天,上海市崇明区人社局官方宣布了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引进落户公示名单,李佳琦在列。李佳琦生于1992年,湖南岳阳人,2015年毕业于江西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专业。

一个城市可以长多大?2014年11月20日,国务院印发通知,正式增设“超大城市”,包含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城市,分别有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武汉等7座城市。

彼时,上海城区常住人口已经超过了2400万,已经开始有声音呼吁上海人口与土地零增长。2014年11月6日,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王战在媒体上撰文,谈“面向未来30年的上海”。其中谈及上海的约束条件,“现在限定的条件就是城市用地‘零增长’。人口是不是能够零增长,这要打个问号。”

此前的2013年7月,上海实行居住证积分入户制度,开始严格控制人口。至今,城外人落户上海变得越来越难,即使博士都要花足心思,一点一点地积攒着分数。因此,当一个城外本科生突然就抢先落户了上海,让一大拨人都惊诧了。

需要一大拨“李佳琦”?

6月29日,李佳琦穿着黑色长袖修身衬衫、黑色的紧身长裤,裤腿塞进了没过脚踝的黑色短靴子里,靴子有时尚的厚重感。他出现在自己公司与投资人的闭门讨论会上,右手浅浅搁进微张的嘴巴里,表情欢快。他们都对未来充满信心,欢声笑语中讨论着下一站——创建美妆集团。民间口气中还带着不屑的“直播电商”,在他们口中,全然只剩下光环,他们给直播电商换了一个说法——“零售业新基建”。

“新基建”的说法加之直播电商,并没有毛病。初期的直播电商,以一人一手机的方式,简单粗暴地野蛮生长。如今,你要参与,就要准备好支付昂贵的门票。上海城里多处的5G基地已经在开启,这些基地支持下的直播电商将实现多屏实时在线甚至是全息的互动。总之,不仅仅是买和卖,而是要让你相信并掉入一个充满诱惑力的美丽新世界。

上海崇明在特殊人才的引入上,对李佳琦并没有更多具体地说明。长三角的另一座城杭州市的余杭区,在6月22日官方推出了“直播电商政策”,将直播电商网红们与国家级人才等同视之,引发了民间更大的争论。

上海有媒体说,“一大拨李佳琦正在来的路上”。“李佳琦”代表的是市场前端卖货的,凸显的是人们零售端短时的焦虑。另一种更深的焦虑,是生产终端资源的焦虑,缺货的焦虑。疫情让市场呈现了冰火两重天,那些抢手的物资,原材料厂家都爆仓了。后疫情时期必然是流动性泛滥时期,一部分的资金在流入新基建,还有一部分在流入那些生产车间。地方对于生产环节也到了支持力度的新高峰,这一部分还未被大多数人重视,却比“李佳琦”代表的前端更加暗流汹涌。一些工厂这小半年里获得了他们以往十年没有过的利润。你必须看见这一部分,才会看见未来。因为它们才是真正的“资源”,真正的“资源”是有限的,不可复制的,甚至有的资源是经历千万年的生长才能更替。

各种各样潮水的方向

上海城里能不能容纳更多的“李佳琦”?

至今,上海已经与全球其他超大城市一样,出现了各种“大城市病”。

1895年生于美国纽约的刘易斯·芒福德,他从一个小镇走进美国现代大城市纽约,深被纽约的“大城市病”所困,并因此深入城市发展的过去与未来。他出版了两部重要著作《城市发展史》与《城市文化》,强调城市规划的主导思想应重视各种人文因素。究竟未来理想之城是什么模样?他对一个地方神往不已,那是《清明上河图》当中呈现的古城:“各种各样的景观,各种各样的职业,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各种各样人物的特有属性——所有这些能组成无穷的组合、排列和变化。不是完善的蜂窝而是充满生气的城市。”

各种各样,这才是城市未来潮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