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江村”的三种幸福表情

 盛图互动     |      2020-07-23 12:04

开栏的话

苏州是用实践印证邓小平同志小康构想的地方,是习近平总书记作出“勾画现代化目标”殷殷嘱托的地方。

今起,本报推出“苏州人家的小康生活——走进百村千企万户”系列报道,通过从个人、家庭、村镇、社区、企业等微观层面,深入挖掘报道一代代苏州人牢记初心使命,逐梦全面小康,熔铸出苏州“三大法宝”,将小康构想变为现实模样的生动故事,反映我市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各项成就和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的探索实践。

周小芳家的“美丽庭院”。 □本版摄影 张健 陆宇其

□苏报驻吴江区记者 王英 陆宇其

从“被研究者”到“研究者”;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业技术员,到客座沪宁多所高校的“农民教授”——吴江七都镇开弦弓村村民姚富坤身份的转变,与众不同、独一无二。

40年前,在姚富坤的陪同下,社会学家费孝通重访了阔别多年的“江村”;40年后,秉承着先贤的遗志,姚富坤记录村情变化的图文资料装满了80G的电脑硬盘。

在年近古稀的姚富坤看来,“江村”还是那个“江村”,正如80多年前一样,依偎在像一张弯弓的小清河西侧;不同的是,这里的生活变了,处处可见令人欣喜的新气象,幸福在这里触手可及。

身处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的“风口”,这个紧邻太湖的小村庄,正以家家户户触手可及的蝶变,实践着“江村人”接续圆梦、日常生活、创业奋斗、共建共享的“小康”新篇。

农民必须要跳出土地这个圈子来发展其他产业才能富裕,这完全印证了费老当年的调查论断  ——“农民教授”姚富坤

两位“教授”起底小村庄致富振兴之路

“我是村里见过费老最多的人,也是最幸运的人。1983年,我第一次看到费老案头钢笔字版的《江村经济》翻译稿后,我就成了他的‘铁杆粉丝’。”

谈起如何从门外汉变成社会学“农民教授”,姚富坤这样形容。1981年起,在费老24次来访江村的启发下,他开始用科学的眼光审视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眼下,复旦大学教授刘豪兴正和他一起用口述史的方式,为江村留下更多鲜活的印记。

在开弦弓村,人人都认识满头银发、有着浓厚广东口音的刘豪兴。这位今年已经80岁的老人,也是费老的第一代学生。从1982年元旦第一次到江村参加社会调查起,38年间他走遍了村里的路和桥。“费老告诉我们,要研究好农村问题,就要走进农民的生活,所以对我来说,‘江村’就是我的‘第三故乡’。”刘豪兴说。

回忆起“江村”带来的第一印象,刘豪兴觉得就是“路难行”——从上海坐车到平望,再转车到震泽,从震泽坐船到庙港后还得走上近两小时的土路和泥巴地。“一大早出发,到村里天都暗下来了。”

现如今,再访江村,路上刘豪兴只需花3个小时。村中的路面硬化平整,铺了水泥沥青,两侧点缀着绿景园艺,恍如身在城中公园。

对姚富坤而言,最大的改变来源于村民的收入。“1978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村里每人的年均收入114元,改革开放两年后的1980年年底达到了300元,翻一番还转个弯。”姚富坤说,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越来越多人从事起了养蚕、捕虾、羊毛衫等副业。

2019年,开弦弓村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5800元。“农民必须要跳出土地这个圈子来发展其他产业才能富裕,这完全印证了费老当年的调查论断。”姚富坤说。

“进口媳妇”的出现更从侧面印证了村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刘豪兴表示,原来“最远不过邻村”的“通婚半径”,已经扩大到了全国各地。“村里400多户人家,140多家有‘进口媳妇’。”